LeGarçon

默默的小号一枚,刷点三次元不敢放开刷的。——当年为了愉快地刷肖根开得号,现在吃各式BG吃得不亦乐乎,也没有什么不敢放开刷的了汗。MCU|DW|CSI|GEEKY STUFF|MOVIEGOER|VIDEOEDITING|PISTOLS|THEATERS but not goer, sorry|Technical and computer and medical stuff turns me on for sure|Architecture major|LALA

© LeGarçon |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演员和角色的完美结合——芮妮·伊莉斯·高斯贝里

#这一篇讲的是大姐Angelica的扮演者

#继续翻译书《Hamilton the Revolution》,目标是至少把所有原卡演员相关的先翻译完。

正文:

有时候,选角办公室会让大家士气低落:演员们别扭地把自己挤进不合适的角色;编剧和导演则负责假装这些努力没有白费。然而,在Hamilton选角期间,一次试演彻底震住了Lin,Tommy和Public剧院的艺术导演Oskar Eustis,就好像闪电划过了房间一样。


“她可——真—快—啊,” Lin说,瞪大了眼睛。


Tommy表示同意。


“因为她演过的那些莎士比亚剧。”Oskar解释道。


“她”指的是Renee Elise Goldsberry,刚刚试演了Hamilton的妻姐和潜在的情人角色:固执坚定,才思敏捷的Angelica Schuyler。 Renee确实在Public剧院的纽约中央公园莎士比亚公演中扮演了不少莎剧角色*。她也曾四次登上百老汇舞台,在排名四十以内的乐队主唱过,拍过一些电视剧。听起来正是这些多样的经历能让一个人为这个要求奇高的角色做好准备。然而,她差一点就完全放弃了试镜。前后足足两次。


第一次差点错过,是因为Renee和她的丈夫刚刚从埃塞俄比亚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他们相信,那时她接手的所有工作,“都必须像他们正在建立的家庭一样非凡“。Lin在描述Angelica时,虽说是半开玩笑,但实际上却非常精准地形容他们需要一个Nicki Minaj和Desiree Armfeldt的结合体,这描述让Renee兴致缺缺。她既不像是吵吵嚷嚷的女说唱歌手,也做不了A Little Night Music里的女英雄。所以,她决定坚持自行放“产假”的原计划,和儿子女儿一起待在哈莱姆区的家里。


但是Telsey + Company的选角经纪人不愿放弃。他们给她寄了Angelica在第一幕里的重要独唱Satisfied的小样。只听了一遍Satisfied,Renee就被说服了,Hamilton很可能真的是一部非凡的音乐剧——太非凡了,以致于她差点第二次错过它。


“Satisfied”是Renee听过的语速最快最出色的音乐剧歌曲。它重新讲述了“Helpless”中的故事,只不过是以Angelica的视角。(在舞台上,Tommy和编舞Andy Blanken-buehler的编排让时间看上去像在快退一般,这也给了本剧另一个机会强调,不同的讲述人口中的历史会有巨大的差异)。这首歌的错综复杂让她目眩神迷,但她拿到小样第二天就得在Lin和Tommy面前演唱了。


“我还记得我当时想:天啊完了,要学的也太多了,明天就要上。而我不可能一天就搞定。实际上,是一晚上。“ 她不抱任何拿到角色的希望地试了镜,但是觉得自己可能说服了Lin和Tommy能让她投资一笔钱在这剧里。


如果Renee在试镜后能留下来看看,如果她看到了她走出房间后Lin的表情,她就能知道她有多适合这个角色了,而且并不是因为她前一晚临时抱的佛脚。


“Renee是第一个试演后能让我们说,‘她的脑子确实动得有那么快’的人”,Lin回忆道。她飞速旋转的大脑从一个新的角度给了Angelica这个角色生命。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有谁演唱‘Satisfied’没有让我分心哪怕一秒去考虑唱法和传达本身。” 他想到,这是这首歌的关键。他写这首歌的目的不是想要一首机枪扫射般的说唱给演员炫技,比方说在一首Gilbert和Sullivan*噼里啪啦蹦豆子的歌里那样。她的速度表现出她的卓越才华和她的忧虑苦恼。“她在传递的信息是Angelica第一眼就把Hamilton看透了,但这并没有阻止她爱上他,也没有阻止她算计了短短一刻就作出为妹妹对他的爱让路的决定。“


Renee承认,她自己确实想得很快——“太快以至于写不了一手好字。”但演员和角色的贴合也归功于Lin的写作方式。“我记台词的方法是,我会记住一套思考的过程。”她说。这也是Oskar想到她的莎剧角色的原因之一。莎士比亚的剧本因为对语言的完美使用而流传于世——事实上,任何诗句,如果写得足够犀利——都能给我们无形的思维以形体。正如哈姆莱特探讨自杀时,他说“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正如Scarface#做噩梦时所说的“At night I can’t sleep, I toss and turn, /Candlesticks in the dark, visions of bodies being burned,”*(在夜里我无法入睡,我辗转反侧;黑暗中烛台闪烁,尸首燃烧的景象闪过);也像是这里,Angelica Schuyler选择把妹妹的幸福放在自己前面时作出的内心抉择。


“如果一首歌写得够好,你就会知道你要说什么,”Renee说。“即便在这里,这个女人讲话的速度飞快,而且迅速作出了决定,但是你依然能看出她分析得极度清醒。她的思路非常清楚,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内心深处。“


她坚持说,未来的舞台上,其他演员唱这首歌也不会有什么问题。Lin已经等不及看到大家的尝试了。


在Public剧院里演出时,他发了一条这样的推特:”我想把时间快进,快进到高中里都在演出Hamilton的时候,演Angelica的女孩会唱出全场最难的乐句,设定下最高的标准。“



*点这里看Renee的莎剧照片


*吉尔伯特与萨利文(Gilbert and Sullivan)指维多利亚时代幽默剧作家威廉·S·吉尔伯特(William S. Gilbert)与英国作曲家阿瑟·萨利文(Arthur Sullivan)的合作。从1871年到1896年长达二十五年的合作中,共同创作了14部喜剧


*来自说唱组合Geto boys1991年的歌曲Mind Playing Tricks on Me里Scarface演唱的一句歌词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