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arçon

默默的小号一枚,刷点三次元不敢放开刷的。——当年为了愉快地刷肖根开得号,现在吃各式BG吃得不亦乐乎,也没有什么不敢放开刷的了汗。MCU|DW|CSI|GEEKY STUFF|MOVIEGOER|VIDEOEDITING|PISTOLS|THEATERS but not goer, sorry|Technical and computer and medical stuff turns me on for sure|Architecture major|LALA

© LeGarçon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寡鹰】【鹰红/寡红/亲情向】短篇#Clintasha Parents + Wanda

前言:看完美队三以后被鹰眼旺达之间的浓浓父女感萌的一脸血,开场时队伍集体训练旺达也很有归属感,被旺达圈粉以后按耐不住就找了一篇相关文翻译【同时满足一下鹰寡鹰私心XD,官方不提某些设定我们还是好朋友】,如有错误请大力鞭挞~
warning:这篇里旺达年龄真的很显小,真·高中生,介意的慎。
#作者:NightValeian

总结:
娜塔莎从未意识到克林特对旺达有多么重要。
正如她从未意识到她自己对旺达有多重要一样。


索科威亚后,旺达总是寸步不离缠着鹰眼,这有些奇怪。

她话不多,最开始甚至一言不发;说起来,在旺达安静地坐在一边做手上的事的时候,克林特总是那个喋喋不休填充沉默空气的人。而他看起来对此一点都不在乎。

娜塔莎知道部分原因是他的内疚。旺达的哥哥为了保护克林特而去世,他的牺牲是克林特无法迈过的心结。

无法忘记那个伶牙俐齿的孩子是怎么冲到他前面,挡下了最终取走他性命的子弹的样子。

他一度真的相信旺达会恨他,但是正相反,他惊讶于她基本上无时无刻都跟他黏在一起。最初娜塔莎有过怀疑,疑心这是旺达在怒火驱动她杀掉鹰眼复仇前,想办法让鹰眼心软下来的诡计。

但是几个月的时间日复一日过去,旺达从未伤过克林特半根毫毛,也从来没有流露出对他的哪怕一丝恶意,因而最终,娜塔莎还是允许自己开始信任这女孩了。

出于纯然的好奇,她观察着他们的相处;如果旺达知道克林特没吃饭,她会弄点吃的给他,她会收拾公寓,而他每一次都会轻柔地揽过她的脑袋,揉乱她的头发表示感谢。

她的微笑灿烂得能照亮最阴暗的房间。

这么一丁点儿称赞能做到的事真是令人惊叹

毕竟,她真的还只是个孩子。一个失去了一切,寄希望于做一点点好事来挽回的一点点人生的孩子。

娜塔莎太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了。

如果这个孩子能在克林特那里找到安宁,娜塔莎对这一切没什么意见。

 

“她今天喊了我一声Papa。”一天晚上,克林特宣布道,娜塔莎的吃惊足以让她从书里抬起头来。
“谁?旺达?”
“是啊。”克林特回答。“我觉得她不是有意要这么叫。我的意思是,她马上就道歉了,但是...... 我不知道。”
他皱着眉。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心烦意乱。
“这让你烦心?”娜塔莎好奇地问。
“也没有。我的意思是,我觉得只是吓了我一跳。”
“她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你一定对她来说意味非凡。”
娜塔莎试着不去感到嫉妒。旺达失去得太多了;她可能只是把克林特想象成她需要的样子,来帮助自己应付悲伤。
“嗯。我猜也是。”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他们在和敌人对抗;他们是超级英雄,打击超级反派保护城市是他们的工作。

有的时候,他们会受伤。

克林特,归根结底,是唯一的人类,他并不是无坚不摧。

娜塔莎清楚这一点;而旺达忘记了。

证明这一点只需要一记重击就够了;身形庞大的坏人穿着一身巨大的盔甲拖着沉重的步子前进,他粗苯的手臂扫到了克林特。

他摔向地面,再没能爬起来

旺达是第一个冲到克林特身边的,双手在他身体上空犹疑不决地悬着,像是害怕碰到他一样。她抱着头尖叫起来,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娜塔莎也能看出女孩全身都在发抖。

还没等娜塔莎行动起来,地面开始震动,因为打斗已经摇摇欲坠的楼房纷纷开始崩塌。旺达在发光;闪烁的红色能量从她身体里涌出来,围绕着她起舞,将她从克林特的身侧抬起,托举到半空。她转身,抬手,眼中火焰熊熊,轻弹一记手腕,就撕碎了敌人的金属盔甲,把他从里面里扯出来,悬在空中,任由他拼命挣扎。

“她会杀死他的!”史蒂夫大喊。

旺达还太年轻,她还不应明白杀死别人的残酷恐怖。

她必须保护她。

娜塔莎跑了起来。

她跑着,无视她脚下震荡的地面;跑着,心里清楚一旦到达另一边,她自己恐怕也会因为妨碍旺达而直面死亡。

“旺达!”

旺达仅仅给了她一瞥,手依然抬着,将那人悬在空中。

“旺达,停下!”

她离旺达足够近了,娜塔莎急停下来,喘着气,抬头眯眼看着这个眼中满满杀气的女孩。

旺达转眼望向她,即使是娜塔莎,也不得不压下一阵战栗。

“他杀了他!”旺达尖叫道,声音里满是悲痛。

娜塔莎看向克林特,胃里乘着沉甸甸的恐惧。她根本没想过这一击会致命,而当她靠近他躺在地面的身体,看到他依然在呼吸,她长舒了一口气。微弱,但确实是呼吸。她能理解旺达为什么遗漏了这一点。

“不,旺达。他还活着!”娜塔莎喊道,旺达摇摇头。

“我不相信你!”

“我永远不会对你说谎的,旺达!” 旺达犹豫着,再次调转视线看着娜塔莎,而这一次她眼中冰冷战栗的恐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吓坏了的孩子。

“克林特不会想让你为了他杀人的,旺达。”娜塔莎说道,几乎是恳求的语气。“放他下来吧,我们可以带克林特去医院。”

旺达的双臂垂落下去,和敌人一起,她慢慢地落回地面;一等到她离得足够近,娜塔莎就伸手紧紧地拥住旺达,小心地用手掌护在她脑后。

旺达在哭;她一定害怕极了失去这个扮演父亲角色的人,在她已经失去一切以后。娜塔莎能理解她的恐惧,她的怒火,她只能把旺达抱得更紧。

”我在这儿,旺达。我在。“

旺达紧紧地回抱住她作为回应,脸埋在她的肩上,全身因为啜泣而颤抖。

”Mama…!”

娜塔莎僵住了。

她不由猜想旺达是有意这样叫她,还是只是想念她已经失去太久的母亲。这就像她不小心叫了克林特”Papa“一样么?还是说她只是在渴求她失去的亲人的安慰?

而娜塔莎能带给她这些么,她思忖。

“没关系的,旺达。一切都会变好的。”她安抚道。

 

“她喊了我mama。” 克林特醒来时,娜塔莎静静地说。
医院的房间安静极了,只有心脏监控仪均匀的哔哔声和睡着在沙发上的旺达轻柔的呼吸声相伴。
“旺达?”克林特惊讶地问,声音因为太久没有说话而有些嘶哑,但事情总归是向着好的方向走的。
“是啊。就在我阻止她夷平纽约给你报仇之后。”
克林特若有所思地哼了一声,抬手去握她毫不犹豫伸出的手。
“这让你烦心?”他问。
娜塔莎考虑了片刻。
”不。我猜没有。“

评论(15)
热度(123)